对于中国乃至于全世界人民来说,奥巴马可能是近几十年来人气最高的美国总统。

他的黑皮肤提高了他的辨识度,而且奥巴马本人也很有气质,谈吐幽默,举止儒雅,让他极具吸引力。

在他任上,虽然结束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但是在国际上,美国继续扩大影响力,在亚欧大陆挑起事端,不仅和中俄对抗,更在阿拉伯世界推翻多个政权。

虽然奥巴马任期内和中国政府的正面冲突不多,但他也没闲着,都是安排小弟在后面捣乱,如日本、菲律宾、韩国一个个被当枪使,被中国一个个拿下。

奥巴马的“言行不一”不是秘密,在2009年第一次访华时,他的所作所为就能看出“心虚”。

2020年,奥巴马的新自传里爆料自己第一次访华时的窘态,不仅被禁止使用私人手机,甚至连住酒店都战战兢兢,晚上不敢开灯,生怕自己被。

那么,奥巴马第一次访华的背景是什么,他面临着怎样的问题?在中国,他为什么表现得那么“心虚”?

2009年初,候选人奥巴马上台,美国黑人欢呼雀跃,但是政客们却愁眉苦脸。

早在2008年夏天,美国大量投资银行就警告政府,国内出现金融风险的概率很大,要求美联储注意。

但当时美国政府正好处在新旧总统的交接关口,当了8年总统的小布什即将告别白宫,下面谁来接棒,和他没有关系。

此时的小布什只想跑路,让后人来收拾烂摊子。但美国人近几年的研究显示,08金融危机就是小布什搞出来的。

小布什一上任就遇到了911,美国经济遭受重创。随后小布什打击阿富汗,消灭,让美国陷入了游击战泥潭。

两年后,萨达姆搞石油的欧元结算,美国再次出手教训伊拉克,这次战争消灭了萨达姆政权,可是也让美军开辟了一片新战场,被迫同时打两场仗。

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在小布什任上没能解决,两个战场消耗了美军大量军力,政府砸进去上万亿美金的军费。

战争就像在美国的资产水池里开了个口子,美国政府和军工集团从口子里获利,但是池子里的水——也就是美国的财富,却在日益减少。

布什为了保住这一池子水,要刺激金融发展,哪怕是用泡沫填满池子也在所不惜。

小布什在信贷方面放松限制,鼓励银行给老百姓贷款,结果走上了和日本80年代末一样的路子。

2007年,美联储发现这个危机,随后提升贷款利率,此举戳破了房地产泡沫,随后在不到一年时间里,美国房价骤降,银行大量出现烂账。

在2008年8月15日,华尔街老牌投资银行“雷曼兄弟银行”破产后,各大银行开始停止放贷,美国大量个人负债者和企业相继破产,金融危机爆发了。

金融危机爆发时,奥巴马正在进行大选,经济危机肆虐时的2008年11月,奥巴马却微笑着接过了接力棒。

2009年,美国失业率向8%逼近,这是冷战结束20年来的最高点,全美国都在等奥巴马怎么重振经济。

虽然这摊祸是小布什闯的,但是美国有个习惯,两党之间不搞清算,也不追责,在谁的任上就是谁的活儿。

中国是美国最大贸易伙伴,一年的贸易近4000亿美金,顺差达到2500多亿。

奥巴马要搞经济,就不得不跟中国谈,于是在2009年底,奥巴马应邀访华,开始了自己在中国的初次表演。

奥巴马来到中国,首先到访上海,这里是中国最重要的经济中心,也是国际社会最亲近的中国城市。

在上海,奥巴马发表了对华友好的讲话,他回溯了中美的友好关系,肯定了中国近些年的发展。

为了套近乎,奥巴马甚至说:“美国和中国不是敌人,美国不寻求遏制中国,世界欢迎中国发展。”

下飞机时,奥巴马访问团队开了小会,他命令所有人不许使用私人通讯设备,不许私自和中国官员打交道。

到达下榻酒店后,美国访问团臆想房间里有窃听和拍摄设备,这些官员白天尽量不在房间,晚上回房休息时也选择不开灯,以免自己被拍到。

这些内容可不是中国政府或者媒体曝光的,而是在奥巴马的回忆录《应许之地》里自己写的。

在和中方的谈判里,他要求中国在进口美国产品和人民币汇率上让步,让美国制造业恢复一下元气。

毕竟,美国人从冷战后搞金融,制造业已经无比凋敝,五大湖“锈带”成为贫民窟,国内最能解决就业的大工厂都搬到了国外。

而这些企业恰好是最能解决就业问题的,美国想让制造业回归,就必须从“世界工厂”中国身上想办法。

2008年,美国对中国的工业制品进行“反倾销调查”,其实中国的产品没什么问题,只是美国在给中国信号:这个生意不能这么做下去了。

而奥巴马访华,主要为经济问题而来,他在北京的会谈中要求中国让人民币升值,降低中国出口份额,给美国经济一点空间,这种要求在20年前日本崛起时就出现过。

美元贬值有利于美国出口,奥巴马想用这个方式振兴经济,这在金融危机时期确实无可厚非。

毕竟,中国可不是日本,中国作为一个独立的大国,在利益上的让步是有原则的。

当年夏天,人民币象征性地升值了一点,已经改造成出口和股市的动荡,中国不会让人民币继续升下去,自废武功。

看中国拒绝在经济上让步,随后奥巴马提出了第二个阴招,这一招也是2010 年前后困扰全球主要国家的问题——碳排放。

2007年开始,欧美各国牵头开始气候谈判,对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内容进行发展,最后在2009年拿出了《哥本哈根协议》。

《哥本哈根协议》的本体看上去是非常和谐的,世界主要国家为减少碳排放而努力,规定各自的碳排放值。

但就在这个碳排放值里藏有猫腻,西方人用“排放量”来暗中遏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给发展中国家定的标准很高,而且范围极大,稍不留神就会违规。

西方用几百亿美金的“绿色基金”,支援发张中国国家减少碳排放,想拿一点钱买第三世界人民的未来。

所以,除了一些美洲、非洲的买办国家外,大国都拒绝签这个协议,中国也不例外。

于是奥巴马来华就想游说中国接受《哥本哈根协议》,当然,这个要求也失败了。

奥巴马访华期间殚精竭虑,晚上连灯都不敢开,结果中国却轻松化解了他的两招,奥巴马自己也很无奈。

为此,他想要多做一些行动,在军事上或政治上给中国施压,但是美国当时因为金融危机自身难保,奥巴马没有这个实力。

他在自己的回忆录《应许之地》里感叹:“当时是遏制中国最好的时机,但是因为金融危机被错过了。”

之后的几年,美国一门心思都在处理经济危机,直到2012年经济危机稍为缓解,美国立刻着手布局东亚新秩序,开始“重返亚太”。

2012年,日本在问题上率先发难,一些日本政客号称要“登岛”宣誓主权,让中日关系顿时剑拔弩张。

当时中国海军还不是很强大,在东海问题上比较被动,中国国内也因此发生了大规模的,给在华日企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后来,中国和日本围绕展开了两年的外交谈判,在2014年底才解决问题,两国愿意搁置争议,共同发展。

问题刚结束,在南中国海上,美国又开始宣扬“航行自由”,美国舰队在南海多次靠近中国岛礁,侦察机频繁飞跃中国岛礁上空。

奥巴马还撺掇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在南海问题上和中国争执,怂恿菲律宾在海牙法庭上起诉中国,要跟中国抢南海主权。

南海问题则一直延续到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上台才结束,杜特尔特是个反美政客,他看出美国挑拨离间的野心,果断停止了和中国的消耗,拥抱中国来发展经济。

2017年奥巴马卸任前后,美国将萨德反导系统部署在韩国,让本来很和谐的中韩关系顿时跌入谷底。

因为萨德事件,韩国乐天、三星等企业几乎失去中国市场,给中韩都造成不小的损失。

在那几年,日本、韩国、菲律宾这些国家心里知道是在被美国当枪使,但是他们自己也无能为力,美国对这些国家的政治渗透太深了。

但是从另一方面看,美国频繁“用枪”,也证明它缺乏跟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正面冲突的勇气。

奥巴马多次遏制中国,但都被中国一一化解,他认为这不是自己的政策问题,而是时间问题。

正如他回忆录里所说:“2008年时,中国以4万亿美金GDP排在世界第三,体量是美国的四分之一。而到了2015年,中国的GDP超过10万亿美金,是美国的一半,这时候再想遏制中国已经太晚了。”

2017年萨德事件后,韩国政坛动荡,引入萨德的朴槿惠下台,美国这招不仅没遏制中国,还害了自己的小弟,让人耻笑。

这也在告诉世界,中国不同于世界任何一个大国,世界只能接纳崛起的中国,而且无法限制这个巨人。

文/商学野参考资料:1、《选择性遏制与美国重返亚太——兼论对中国在亚太地区重要海外安全利益的影响》,黄河2、《美国奥巴马政府南海政策研究》,鞠海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