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南太地区同中国的关系逐渐走向正常化,南太平洋地区国家逐渐渐成为亚太政治经济舞台上的重要成员,中国“大周边”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中,一个国家同中国的关系堪称跌宕起伏——从疏离走向合作,再到主动毁约,毁约后纠缠不清,两两冷眼。

诚然,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但言而无信、朝令夕改,穷极龌龊之事,厌汝者十之有九。可这一堪称魔幻的事件走向的背后,却埋藏着怎样的内心和势力交纵呢?

所罗门群岛位于太平洋西南部,人口64万,陆地总面积28250平方公里,从空中俯瞰这逾900个岛屿构成的国家,丛林翠绿,海水碧蓝,梦幻的珊瑚礁与岛屿一同点缀着清澈的海面。

每年的12月至次年6月,所罗门群岛风平浪静,气候温和,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蜂拥而至。

从某种意义上看,虽然所罗门群岛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但原生态的自然风光和保存完好的战场遗址无疑是上天给予所罗门群岛的另一层馈赠。

所罗门群岛没有精心建造的度假村,没有直入云霄的高楼大厦,没有匆忙而拥挤的人流。

有的只是两三好友,悠哉游哉地躺在小船上,看不远处被白沙和棕榈树覆盖的小环礁岛,一泾远去,飘至霍尼亚腹地,一路途径勒雷村连绵起伏的山脉,趟过湿滑的泥泞小道,望向眼前马塔尼克瀑布。

除此之外,泰特帕雷岛、科隆班加拉岛、特鲁克澙湖、朗加朗加澙湖、博内吉沉船、“战船墓场”等等壮阔的自然景观也是其发展海洋休闲旅游业,吸引国际游客的原生资本。

除却占比较大的海洋休闲旅游业,大洋金枪鱼渔业、生计捕捞渔业、沿海渔业、海水养殖业等渔业收入,连接澳大利亚、亚洲、新西兰的航运收入,滨海沙砾开采、海底矿产开采的海洋矿产开采收入,构成了所罗门群岛的四大国民支柱产业。

但在发展蓝色经济的太平洋小海岛国家中,论旅游产业的经济规模,所罗门群岛不如关岛、库克群岛;

论商业航运和船队出口的商品,所罗门群岛更是被斐济、法属波利尼西亚、关岛等海岛远远地甩在身后。

一个在资源储备和工业基础上,均不占据显著优势的欠发达海岛小国,如何在国际社会上掀起一番风浪?

所罗门群岛近年来的动势,完美诠释了急于吃大国对抗红利的国家跌宕起伏的国际处境。

南太平洋地区共有16个独立国家,其中,11个国家为完全主权国家。长期以来,中国与南太地区交往较少,历史上的太平洋岛国大多属于西方发达国家的属地或领地,因此,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南太地区国家并不承认新中国,反而与台湾当局保持外交关系。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提升,越来越多南太平洋地区国家选择同台湾“断交”,与中国建立正规的外交关系。所罗门群岛正是其中一员。

所罗门群岛的地缘战略位置极为显要,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瓜岛战役,至21世纪的今天,所罗门群岛的身份也从太平洋战争的重要转折基点变成了美国印太战略的组成部分。

现如今,一方面,所罗门群岛和其他南太平洋岛国皆位于太平洋中心位置,连接了南美洲、北美洲、新西兰和南极大陆等地区,是各大洲海底电缆和海空航线的必经之处,发挥着其独特的战略通道作用;

另一方面,所罗门群岛作为美国第二岛链封锁体系的一环,是美国布局“印太战略”的重要支点。

2019年,9月16日,所罗门群岛政府在召开的内阁会议上,通过了关于所罗门群岛执政党党团会议以27票支持,6票弃权,0票反对的结果表决通过了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与台湾断绝所谓的“外交关系”,与中国建交的最终决定。

彼时,台湾甚至被讽刺“三年断六个”,当蔡英文在记者会上咬牙切齿称“中国正在打压台湾人的国际空间”时,台湾更多的民间舆论意识到蔡英文拒绝接受“九二共识”,与其倚张外国势力、浪费大把钞票“巩固邦交”,不如好好改善同大陆之间的关系,加强两岸互信。

当所罗门群岛选择与台湾断绝“外交关系”,正式同中国建交时,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引起了人们的注意:2019年3月,在台湾涉外事务主管部门同所罗门群岛签署德谅解备忘录中,承诺提供9亿元新台币贷款,助力修建2023年太平洋运动会体育场。

然而,台湾当局喜滋滋地奉上了这一“新援助计划”,谁能想到同年9月,一奉上“援助”就被断交。

在彼时,台湾“时代力量”民意代表黄国昌在脸书上义愤填膺爆料所罗门群岛“不仁不义”之时,海峡内外半是唏嘘蔡英文“金钱外交”如同空中楼阁,虚浮不堪,半是感慨所罗门群岛胆色惊人,吃相决绝。

在南太平洋“断交潮”爆发前,所罗门群岛是台湾在南太平洋地区人口最多、面积最大、“金援外交”力度最大的“邦交国”。

因为所罗门群岛同台湾“断交”一事牵扯到了热点问题——台海关系,故而国际社会对这一“断交”事件的关注度陡然飙升。

一路复盘台湾同所罗门群岛之间的往来,一桩一桩,直至2023年太平洋运动会体育场的援建协议,最后广大网友得出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结论:所罗门群岛是典型的“敲竹杠专业户”。

朋友和敌人仅在一利之间,所罗门群岛在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早已选择完档。早在台湾提出2023太平洋运动会体育场的援建计划,意欲加强同所罗门群岛的“金援外交”之后,所罗门群岛就隐晦暗示,该国不打算继续同台湾建交。

美澳也接收到了这一信息,随即,美国驻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大使馆的“脸书”刊出了美国国安会自身主任、台湾负责对外事务官员,在所罗门群岛某处山丘上的合照,意图敲打强调美国、台湾、所罗门群岛之间所谓的“价值同盟”关系。

2019年5月,“回锅肉”总理梅纳西·索加瓦雷顶着美澳的压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所罗门群岛正在对同台外交关系进行评估:“这是一个发展变化中的问题,不会一成不变。”第一重含蓄的“断交”信号已然发出。

2019年9月初,所罗门群岛官方正式宣布同台湾“断交”的十余天前,蔡英文当局特意邀请了所罗门群岛外交部长马内利访台。蔡英文甚至释放出了永续“友好邦谊”的意向:“台湾和所罗门群岛是好朋友,好朋友就应该常常聚聚。”

对此,马内利没有明确表示,但梅纳西·索加瓦雷总理则在接下里接受澳大利亚采访时毫不犹疑地表示:“从政治和经济上看,台湾对我们毫无用处。”

一时间,美澳、台湾媒体纷纷鼓吹所罗门群岛为“小国投机主义”,意图站在所谓的道德至高点指责所罗门群岛。

见到所罗门群岛越发不受自己控制,美国、澳大利亚开始着急。2019年9月10日,美国驻巴布亚新几内亚、瓦努阿图,所罗门群岛三国大使凯瑟琳·艾伯特—格雷特意拜访索加瓦雷,强调美国“支持”所罗门群岛与台湾“维持现状”。

曾有两位所罗门群岛的国会议员向索加瓦雷披露了“友台”高阶官员那里接受的文件,文件中指出,只要这一批所罗门群岛的官员继续,每人可以获得100万美元的“酬劳”。这一消息被曝光后,引来了所罗门群岛民众对台湾和“友台”官员的反感。

美国国会议员卢比奥、加德纳还特意发“推特”警告所罗门群岛:“所罗门群岛的决定是错误的。”希望美国通过“台北法案”,以削减经济援助和降低外交关系等手段,向那些意欲同台湾“断交”的国家施加压力。

表面上看是对同台湾“断交”的国家施加压力,实则是对在美国掌控下的第二岛链内,意欲同中国建交的国家予以威胁。

台湾不是一个被联合国承认的国家,立足于国际法,它无法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建立外交关系,所罗门群岛做出的“断交”决断,完全符合国际法。

再试问一句,所罗门群岛与台湾“断交”,于中国,是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于世界形势,是促进世界和平;于所罗门群岛本国利益,更是在从台湾当局长期以来短浅、鄙陋的“金钱外交”中清醒过来,将目光放向了更为辽阔的未来——“投机主义”一词,过于尖酸刻薄。

倚仗所谓的道德,口口声声礼义诚信,对着所罗门政府当面便是一套威逼利诱的组合拳,无非是害怕所罗门群岛与中国建交后,经济和政治往来越发密切,将美国和澳大利亚苦心经营多年的第二岛链灼出一道缺口。

自从所罗门群岛这个南太平洋地区最具代表性的“邦交国”与台湾“断交”以后,台湾在南太平洋地区的“友邦”无一例外都是一些人口稀少、面积狭小的岛国。

一时间,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的外交亲密度到达了峰值。我国外交部对此评论道:“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一时间,评论家和学者大举赞颂所罗门群岛同中国缔结的外交关系:“这大不同于美澳台之间惯用“金钱买外交”——信任买不来,原则也买不来。“

中国综合实力和国际地位提升,令许多太平洋小国纷纷伸出了橄榄枝,所罗门群岛也是其中的一员。宣布建交后的当月,所罗门群岛就敲定,中国企业森田集团与该国图拉吉岛签署了为期75年的独家开发协议。

森田集团是一家中国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旗下的专业集团和子公司业务涵盖了投资、贸易、化工、安防和电影等多个领域。在该协议中,森田集团将承建图拉吉岛及其周边地区机场、渔业基地、油气码头等基础设施。

直到这一步,中国和所罗门群岛间的互动,都较为符合两个刚刚建交的国家的反应。

2019年9月17日,台湾驻所罗门半岛“大使馆”最后一次降旗,随后,台湾相关“外交”人员陆续撤离所罗门群岛。

所罗门群岛选择同台湾“断交”,与中国建交,无论起初是出于是么目的,最后都达到了历史正确、外交正确的一大步。但而后的事件发展,几乎令人瞠目结舌。

虽然美国和澳大利亚极力插手劝阻所罗门群岛的内政外交,但依然没能扭转这一历史性的转变。所罗门群岛苦欧美国家久矣,此前,澳大利亚多次联手美国在所罗门群岛海域举办联合军事演习,并广而告之——中国海军禁止参加。

所罗门群岛不是第一个同台湾“断交”的南太平洋国家,此前,斐济和巴布新几内亚都曾公开表示,本国同中国建交以后,“和美国、澳大利亚说话都变得硬气不少。”所罗门群岛听在耳里,痒在心里。

台湾当局凭借“依美固邦”,借助美国、澳大利亚在南太平洋地区的强权话语体系,强行跨域牵扯,同为岛屿——不少国家认为,他们绝大多数好歹是有独立主权的国家,台湾不过是中国国土上的一块反骨,有什么资格“台仗美势”?

在这种民族主义心理和“断交潮”来袭的双重冲击之下,所罗门群岛开始打破意识形态束缚,抵抗地区霸权绑架,维护安全和发展利益,维护自身国家主权,意图将断绝同台湾的不正当“外交关系”,换取同中国对当地给予大规模投资和经济开发的谈判资本。

森田集团的75年的独家开发协议正是所罗门群岛踏出的第二大步。比起嘴里时时刻刻挂着“澳大利亚曾给太平洋岛国xxx资金”一话说事,盛气凌人的澳大利亚,所罗门群岛更愿意同强大友好的中国打交道。

强大,是所罗门群岛所选开发、建设、投资下家的必备属性点,不够强大,如何能够与澳大利亚抗衡?如何能够与澳大利亚背后的美国谈判?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在南太平洋岛国,一场海啸能够带走五百人,尽管这个小岛国可能总共也就一千多人。

所罗门群岛意识到,美国和澳大利亚附加条件繁重的援助资金、台湾的“金援外交”,都无法真正让所罗门群岛强大独立,一个国家要想真正独立,其经济命脉、外交话语必须紧紧握在自己手中。

南太平洋名义上的独立国家真正独立了吗?在所罗门群岛看来,只有脱离美澳主导下大国战略怪圈,所罗门群岛才能摆脱政治足球的身份,不会在联合国里成为“缺乏信誉的国际利益集团”用来达成自身龌龊狭隘的政治和地缘利益的工具。

正当南太平洋地区为所罗门群岛鼓劲,后来者跃跃欲试之时,意外发生了。所罗门群岛的图拉吉岛面积只有两平方公里,人口也仅为1200人,乍一看平平无奇,毫无亮点。然而,该岛屿却坐拥深水港,根据森田集团签署协议,该岛将修建一个油气码头和炼油设施。

此前,所罗门群岛还派遣代表访问森田集团,希望与其仔细洽谈相关事项,表现得诚意十足。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正当所有人以为所罗门群岛将打破美国和澳大利亚驻扎的屏障,顺利借助与中国合作突围时,所罗门群岛反悔了。

2019年10月24日,所罗门群岛政府宣布,因为地方政府和森田集团所签署的岛屿租赁协议非法,因此必须立刻叫停。

何来“非法”一说?这协议难道不是所罗门群岛中部省份省长和森田高层多次确认敲定的吗?

声明中只有一句语焉不详的“中部省份无权就图拉吉岛的租赁进行谈判,且中国森田集团在所罗门群岛不具备外国投资者身份。”

不得不提的是,美国自从所罗门群岛与中国建交后,就对双方之间的贸易往来高度警惕,甚至多次发文诱导舆论,造谣中国会用图拉吉岛作为中国军事基地。得知该协议被搁浅后,《华盛顿观察家报》特意就此事作出评论:“美国领导人松了一口气。”

美国松不松气无人知晓,但中国的确对所罗门群岛这番操作郁悴不已——没人合作方愿意被毁约,还是以一种在国际上最难以厘清的借口——海外投资者资格认定。

在这背后,美国和澳大利亚到底许诺了所罗门群岛何等自由权限或好处,对其进行了多少次威逼警告,以至于所罗门群岛宁愿落得一个“不守信誉”得烂名声,也要毁约森田集团,无人知晓。

所罗门群岛当真不愿意同中国合作吗?事实上,无论是随后向中国求援7018亿美元的借贷,还是中国中铁中标所罗门群岛金岭金矿项目施工总承包工程,都表露出了所罗门群岛的合作意愿。

后者是真实意愿的流露,前者是在权衡美澳和中国实力的利弊,测验所罗门群岛在中国眼中,是否重要到可以慷慨解囊。所罗门群岛种种试探早已耗尽了中国的耐心和好感,中国不愿意同满心只想着空手套白狼的国家进行深度合作。

《所罗门政府:地方与中企签署的岛屿租赁协议“非法”》;《观察者网》;2019年10月28日

《所罗门群岛与台湾“断交”,触动多方敏感神经》;《世界知识》;2019年20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