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菲联最终在本赛季英冠位列第五位,杀入了附加赛,依旧保留了冲超的希望。而从球场上抽身出来观察一下该队在商业上的表现,也许能看出更不一样的问题。

本文主体翻译自The Athletic原文,因编辑表述需要,对原出了部分删改与增补

北京时间5月7日,英格兰足球第二级别的英冠联赛结束了最后一轮的争夺。在第46轮的收官战中,谢菲尔德联队在主场4:0痛击已经夺得冠军的富勒姆,最终以75分的成绩锁定英冠积分榜第五位,杀入了英超升级附加赛。

但对谢菲尔德联来说,去年那个英超「二年级生」赛季简直不堪回首:38场联赛仅赢7场,其中3场更是在确定降级后才姗姗来迟;提前6轮耻辱降级也逼平英超史上最差纪录。

时隔近一年,这家南约克郡球会再回望那段恐怖的英超岁月,竟也有了些许慰藉。最近出炉的财报显示,该队上赛季实现了比赢球还难得的目标:盈利——根据最新财报数据,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财务年度,谢菲联的盈利高达950万英镑。

尽管这个报表的数字,不足以让一心盯着升级区域的布拉莫巷球迷感到兴奋。但这背后反映的财政健康程度,才是支撑谢菲联长远发展的基石。

毕竟,跟谢菲联在去年一起降回英冠的富勒姆队,亏损就达到惊人的9300万英镑。英超同期的亏损大户还包括阿森纳(1.2亿英镑)、埃弗顿(1.07亿英镑)和布莱顿(5340万英镑)。

通过解析谢菲联这份盈利千万的财报,不仅能够知晓这家俱乐部的运营之术,同样也能更加深入地了解英国足球金字塔的运作机理。

对比起上个财年谢菲联950万英镑的盈利,2019-20财年他们的盈利则更加爆炸——达到了足足1760万英镑。

不过,2019-20赛季也是载入俱乐部史册的一年。谢菲联在英冠、英甲轮回了12年后再次回到顶级联赛,而且功勋教头怀尔德带队冲到第九名的高位。伴随着出色战绩的,则是创纪录的1.43亿英镑营收,而在降级的20-21赛季营收相对下滑到1.15亿英镑。

不过,工资支出的减少可以部分抵消营收下降20%带来的影响:谢菲联在2020-21赛季的工资支出,从此前7790万英镑骤减至5650万英镑。这也意味着谢菲联每挣100块钱,只有49块花在工资上——在英超大环境下,谁要是能让工资营收比保持在70%以下,已经算了不起的成就了。

在转会投入方面,上赛季谢菲联的支出为4610万英镑,比起前一年升超时拿出6610万英镑招兵买马也有下降。来投的球员主要有从伯恩茅斯「回炉」的阿隆·拉姆斯代尔、利物浦小将布鲁斯特以及德比郡双星杰丹·博格尔和马克斯·洛维。

而去年8月,球队主力门将拉姆斯代尔转投枪手的重磅转会,发生在财年报告期之外。因此上个财年谢菲联的转会费收入仅有380万英镑(此前是420万英镑)。

值得说明的是,谢菲联2020-21财年的长度仅为11个月,而2019-20财年时长达13个月。时间段分割不寻常的原因,则是2019-20赛季受到疫情影响中断从而推迟了赛季结束时间,而财报需要尽可能地反映一个赛季的所有收支。

上个财年,谢菲联的电视转播费收入达1.01亿英镑,占总营收的88%——这也再一次证明,英超俱乐部的营收是多么依赖天空体育和BT Sport这些转播商。

在2019-20赛季,谢菲联转播版权收入高达1.2亿英镑。根据规定,英超联赛每相差一个排名在转播费上的差距约为200万英镑,谢菲联从第9名自由式落体下滑到第20名的退步表现,也反映在了收入上。

在转播费之外,俱乐部最大项的一块收入便是球衣和主场的赞助广告。由于受到财报期限的影响,2020-21财年的赞助费收入也从1150万英镑降至1000万英镑。

然而,谢菲联受冲击最大的,还是「比赛日收入」。由于防疫措施限制,2020-21赛季的英超几乎整个赛季空场进行比赛,仅仅在末轮比赛有区区两三千球迷进入布拉莫巷观战,全年比赛日收入仅有非常可怜的57609英镑。

要知道,这项收入在2019-20赛季高达670万英镑,当赛季只有对阿森纳的足总杯八强战和4场主场联赛因新冠爆发空场举办。而在更早的英冠冲超赛季,谢菲联也实现了580万英镑的比赛日收入。

有意思的是,财报中特意提到上赛季营收中有390万英镑来自海外收入,或许跟某些在英国本土以外地区的广告赞助有关。此外,谢菲联也从英国政府推行的疫情就业援助项目上获取了约14.93万英镑,其他疫情相关补贴收入也有6.26万英镑。

当然,球队在疫情冲击后最大的一次「回血」,则来自购买的商业中断保险——谢菲联获得了约250万英镑理赔。而谢菲联上个财年和疫情直接相关的补偿收入总数约为270万英镑,部分抵偿了疫情带来的直接损失893万英镑。在疫情刚出现的2019-20赛季,这项直接损失则高达1170万英镑,其中包括需要给转播商退回的870万赔偿款。

在成绩和收入不可避免地下滑的时期,谢菲联依然保持盈利,自然说明在节流上面独有一手。

2019-20赛季,谢菲联在英超保级成功,激活了球员、教练和工作人员合同中各式各样的激励条款,使得薪资支出一度达到7800万英镑。

不过,该队首席执行官史蒂芬·贝蒂斯本身就出身会计师行业,非常擅长精打细算。在他的操盘下,在此后的降级赛季,球队薪资总支出下降到5650万英镑。考虑到上赛季两位新援布鲁斯特和拉姆斯代尔的工资水平一定不低(两人的转会费据信都接近2000万英镑水平),谢菲联薪酬控制的确很有力度。

而其他俱乐部或许可以学习的,则是谢菲联塑造的「以激励为导向」的合同文化:如果球队表现亮眼,那么所有人的收入都会得到很直接的体现;反之,球队如果表现黯淡,那么大家的钱包都会集体瘪下去一大截。

上赛季转会费支出也从6610万英镑直降至4610万英镑,其中一个主要因素是谢菲联在冬窗期间决定不花大钱引援。由于在2021年新年到来之际,该队积分仅有耻辱的2分,董事会大概已经认定降级命运铁板钉钉。这种「投降主义」思维自然是激怒了球迷们和主教练怀尔德,但对于谢菲联长远的财政健康来说,并非不可取。

人们对谢菲联模式的最大争议在于,如果他们甘愿保持全英超「稳居」倒数第一的工资水平,那是否意味着比赛还没开踢,球队就放弃了抵抗,锁定自己降级的命运?

上个英超赛季,另一支降级球队富勒姆的薪资支出为1.13亿英镑,高达谢菲联的2倍,也占其营收总额的98%之多。一掷千金的富勒姆也随谢菲联一道降级且还少赢两场,积分仅比垫底的谢菲联多了5分而已——有了上赛季的对比,人们应该回头更加赞赏怀尔德带队在2019-20赛季勇夺第九名的壮举了。

自从巴基斯坦裔美国老板沙希德·可汗2013年入主「农场」以来,他在富勒姆身上的累计投入达4.4亿英镑,球队任何大额亏损都由老板一笔勾销。反之自食其力的谢菲联,只能花自己有能力赚来的钱,他们从过往的经历明白,透支带来的后果只能是毁灭性打击。

其实,抛开前两个财年盈利的成绩单不谈,谢菲联在低级别联赛蹉跎的12年时光里已经习惯了亏损,每年财报上的赤字可能比球场上的失败更加不堪。

光是在冲超成功的2018-19财年,谢菲联的亏损额就高达2130万英镑。以至于2019-20财年录得盈利后,谢菲联在财报中激动地宣布「自2008年以来俱乐部首度盈利」的重大利好。

在2013-14财年,谢菲联在账面上也有过3040万英镑的「盈余」,不过那是由于当时的老板麦卡贝主动勾销了俱乐部大笔债务,以换取沙特王子阿卜杜拉加入合伙经营。否则那个赛季在英甲厮混的谢菲联实际运营亏损为440万英镑。而这次合伙经营,最终也以一场丑陋的股权争夺战惨烈告终。

过去两个财年中,谢菲联合计超过2700万英镑的盈利,也侧面反映了英超席位对俱乐部的重要性。所以,这个赛季谢菲联能否迅速重返英超成为很重要的决定性因素。

在怀尔德还就任主帅期间,他就被告知一旦从英超降级就必须通过卖人至少筹措4000万英镑资金补缺。如今谢菲联只有拉姆斯代尔一个重磅转出,想必在本赛季的财报上还有很大的亏空要填补。

也许这就是为何谢菲联要在今年早些时候,以截至2024年的「降落伞」补偿金为抵押,向澳大利亚麦格理银行借款。

根据英国商业部网站公开信息,谢菲联此外还有一笔贷款采取了类似的担保模式,是用拉姆斯代尔转会中阿森纳在本财年和2023年两笔支付(金额都为800万英镑)作为抵押物。

这种操作在足球界并不少见,原理类似于发薪日贷款,就是把你未来分期的收入迅速兑换成当下可保证获得的资金。通常这类贷款的利率代价都相当高昂。

利物浦大学足球财经讲师、知名博主基兰·马奎尔认为,谢菲联量入为出的谨慎做法为他们将来的反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大部分比赛都空场进行的赛季取得盈利是个非常令人赞叹的成绩。谢菲联一定设置过严格的内部财务纪律,49%的工资营收比让其回到英冠后可以进行持续性的竞争。相比之下雷丁、布莱克本等英冠对手的工资营收比甚至超过200%。」

马奎尔拿伯恩利举例,他们在2014年冲超后依然保持克制的投资策略。虽然经历「一年游」后回炉英冠,但伯恩利的财务基础让他们在英冠充满竞争力,迅速杀回英超并且再未降级(本赛季之前)。

另一个降级后迅速杀回英超的榜样是诺维奇队。他们和谢菲联相似的地方是在英超降级赛季盈利200万英镑,尽管工资支出(8900万英镑)远超谢菲联水平。

复盘谢菲联上赛季失败的教训,马奎尔认为主要是引援不太顺利。成功保级上岸的布莱顿(比谢菲联积分高18分)转会费投入比谢菲联少了1500万英镑,但薪资支出达到1.09亿英镑。

如果按12个月标准时长换算,谢菲联上赛季薪资水平大约在6200万英镑,在英超联赛其他俱乐部薪资支出几乎没有不上亿的。这也侧面反映出财政健康和球场战绩,很多时候确实「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正如罗瑟汉姆联队是上赛季英冠联赛唯一盈利的球队,他们也最终没能逃过降级的命运。

对于如今的谢菲联队而言,未来数个赛季的盈利状况,恐怕就要由他们在今年英冠附加赛中的表现来最终决定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