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0月份,72岁的出现在日本东京广播公司的电视演播室。在这里,他将直接与日本民众进行对话,让日本民众对中国有更近距离的了解。

回首日本人过去的残酷侵略行为,老百姓对他们恨得是咬牙切齿。但看向未来,日本则是我国必须要加强合作的国家。

特别是自1972年,中日建交后两国的友好往来便不断。毛主席为表达我们的友好,还主动放弃了对日本的巨额索赔。事实证明,毛主席此举受到了世界人民的肯定和赞许。

此次,总理出访日本,并直接跟日本民众对话,无疑也是有着重要意义的。在演播室里,坐着100多名日本普通民众,他们提了很多问题。

这些问题中有态度非常友好的,也有一些颇为犀利的,朱总理则用幽默、冷静、敏锐的表现,一一线年后的今天,我们再来看这些问题,仍会为总理的魅力所折服。

比如,有一位来自广岛的朋友称自己知道日本在战争中确实做得不对、也很残酷,他对此非常内疚。但同时他也提出:“如果中国总是要求日本道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客观事实是,日方直到现在也没有在正式的文件中向中国人民道过歉!我看这值得日方认真思考!

我们友好,不代表我们会忘记那段历史;我们友好,不代表你们可以不道歉。说什么我们让你们一直道歉,事实是你们官方的做法令人寒心。

这次对话中,像这类问题还有很多,朱总理的每一次回复都堪称完美。而本期魂说要跟大家细说的,则是朱总理对一位日本主妇提问的回复。之所以细说此事,是因为它涉及到2008年奥运会。

这位主妇来自大阪。当时,大阪和北京都在为争取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权而努力,作为两个亚洲知名城市,它们算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了。这名主妇表示自己当然很希望大阪会赢,所以问朱总理:是否可以把奥运会举办机会让给大阪。

从她的提问来看,虽然结果还未出,但这位主妇心里应该很清楚,此次北京的胜算是很高的,所以才会有“让”一说。事实证明,她的预计是正确的。在她提问后的第二年,2001年7月份,北京果然拿下了主办权。

那么在当时,面对她的提问,总理又是怎么回复的呢?在分析他的回复前,咱们得先弄明白,在过去的百年时间里,中国人为了圆这奥运之梦都经历了些什么?

1908年,第4届奥运会于伦敦举办后,天津的一份杂志上刊登了一篇文章,上写两个问题:

毕竟,彼时的中国已是千疮百孔。慈禧和光绪帝在这一年先后病死,而在他们死之前,内忧外患已经导致民不聊生。吃不饱饭的老百姓,哪来的心思去思考距离北京8000多公里外的一项体育活动?

所以,当时除了极少数的进步青年、留学生、及体育界人士外,没什么人会注意到这样两个提问。就算注意到了,又有什么用呢?

直到1932年,异想天开的日本人,提出让两个年轻人代表“伪满洲”参加第10届奥运会:其中一人为东北大学学生刘长春,全国短跑记录保持者,他的成绩哪怕放在世界范围内,也并不逊色;另一人叫于希渭,也是一名大学生,800米跑健将。

如果日本人的诡计真的得逞会是什么后果,可想而知。好在,两个年轻人都是好样的。刘长春在《大公报》上冒死发表声明:

同时,已被日本人严密监视、连声明都无法发出的于希渭,则选择在家装病,坚决不去。作为体育人,宁可不去参加这样一场体育盛会,也决不丢掉国人骨气,这是他们的选择。

此后,东北大学体育系主任郝更生,找到了校长张学良,请他想办法。最后,由一向热爱体育的张学良自己出钱,在中华体协的周旋下,刘长春代表我国出战奥运会。

1932年7月8日,刘长春作为我国唯一的运动员赴会,跟他同行的还有中华体协的几人。当天,在码头上送行的各界人士达数千人。

22天后,37个国家1048名运动员和10万观众,在洛杉矶参加开幕仪式。热热闹闹的开幕式上,“独苗运动员”刘长春孤独的身影是那么令人心疼。

前一天下午才匆匆下轮船的他,经历了20多天的颠簸,根本无法得到好的休息及赛前训练。此次比赛,他无缘奖牌,甚至没能展现自己的真实水平。

不久,刘长春回到了战火纷飞中的祖国。这就是我国奥运史的第一页,沧桑、无奈,却令人印象深刻。

历史,记住了单刀赴会、关山万里的血性男儿刘长春;记住了刘长春到达美国后,唐人街的那一声声鞭炮声、锣鼓声;也记住了国人的万千无奈……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1949年10月1日,饱受苦难的中国人民终于站了起来。但彼时的中国体育,仍是一片萧条。

普通老百姓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体育事业”,甚至有人认为这大概跟街头卖艺杂耍是差不多的,都是属于“下九流”的行当,是上不了台面的。中国体育,依然前途未卜。

在这种情况下,毛主席亲自指派贺龙元帅于1953年开始,正式担任国家体委主任。

之所以让贺龙来干,是因为他一直是我军的一员体育健将。早在延安时期,他就组建过我军第一支篮球队,他自己的篮球也打得极好。建国后,贺龙一开始是主政西南军区。对于让他干体育这事,他的回答是:毛主席赞成,我就干!

此后,为了搞好体育,贺龙、周总理等领导是殚精竭虑。困难时期,毛主席、周总理带头不吃肉,但乒乓运动员们却能基本保证营养供应。同时,乒乓外交、围棋外交的成功,也让体育成了中国外交史上一抹独特风景。

1979年,中国正式恢复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1984年,许海峰在夺得男子手枪60发慢射冠军,成为了中国首位奥运冠军后。他的一声枪响,点燃了无数国人的奥运热情。

原来,我们是可以的。此后,我们离回答1908年的第二个问题,越来越近了。

中国在奥运会的奖牌越拿越多,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申请奥运会主办权,这一问最早是由提出来的。

1983年,中国向亚奥理事会提出申请,希望让北京来承办第11届亚运会。第二年9月,这一申请被批准!1990年亚运会期间,韦唯和刘欢合唱的《亚洲雄风》,一时间风靡大江南北:

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再来看这样的歌词,仍是那么熟悉。很多只经历过2008年奥运会的年轻人经常问我:不过是一次亚运会而已,为何那时会让人们如此“疯狂”。原来很简单,因为:它是中国体育走向世界的第一步。

也就是在这一年,86岁高龄的来到了亚运村。当天,他特意戴着一顶印有中国国旗和奥运五环标志的帽子。7月的北京,炙阳烤人,却一直兴致勃勃。期间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这次来是看看到底是中国的月亮圆,还是外国的月亮圆?看来,中国的月亮也是圆的。现在有些年轻人总以为外国的月亮圆,对他们要进行教育。

说话一向直率,这番话他说的也是实话。彼时的中国,确实有那么一些人,总觉得外国的月亮就是圆的。他们不相信,中国人也能办好亚运会。他们认为那是发达国家才能办成的事,一个个崭新的亚运场馆,也是只有发达国家才能建好的。

看着这些我们自己建的亚运场馆,很是开怀,他特意问随行的工作人员:“中国办奥运会的决心下了没有?为什么不敢干这件事呢?”

当时,现场没有人能回答。毕竟当时办个亚运会,都已经如此不易了。直到1990年9月到10月,中国亚运会的完美举办赢得了世界的赞扬,大家才有了十足的信心。

1991年5月,北京奥申委挂牌成立,正式开始申办2000年奥运会的工作。

关于北京首次申奥有多难,时任申奥委总体部部长的孙大光先生,后来是这样回忆的:

我手里拿到的,真的只有一张白纸,上面只有几十个字,即国际奥委会规定的五个时间节点……我真的有点儿傻眼了……

是的,我们手上既没什么资料,也没什么经验,一切只能自己去摸索。为了能一举成功,工作人员废寝忘食,政府各部门积极配合。

而此时,一些国家对我们的申奥之举则“如临大敌”。他们频频抛出一些所谓的环境问题、动物保护问题,处处为难我们。

据申奥委会员执行主席回忆,从北京1991年宣布申奥开始,到1993年出结果的两年时间里,美国几乎没有放过任何给中国造成不良国际影响的机会。他们制造的大小事端加起来,一共有20多起。看起来,东方雄狮的崛起确实让不少人害怕。

1993年9月,中国申奥代表团飞往摩纳哥。9月23日晚上20点过后,萨马兰奇从口袋里拿出信封,念出了:悉尼。

那一晚,无数守在黑白电视机前的国人哭了。第二天,有一家外媒在报纸上这样说:中国的申奥是自1949年建国以来,第一次在国外与美、英展开的最大一次面对面的外交斗争。很显然当时的奥运之争,其实早已是国与国之争。

数日后,见到了,问起了他失败的原因。毫不避讳地说:“国外有人捣鬼!” 沉默了很久,说了一句:“申办不成,没有关系,总结经验!”

吸取经验教训后,我国放弃了申办下一届奥运,痛定思痛地为将来做更完善的准备。事实证明,这一次的放弃是明智的,因为最后2004年的奥运会由雅典举办,奥运在百年后“重返故乡”,这符合全世界人民的愿望。

从1908年天津杂志上的两问,到在1990年的一问,再到首次申奥失败,中国人的奥运路走得坎坷却又坚定。

1998年,距离首次失败5年后,申请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被提上日程。这一次,中国志在必得!因为,强大的新中国已经今非昔比。同时,中国奥运健儿在国际舞台上的每一次亮相,都是中国体育崛起的证明。

2000年,就在北京为申奥积极准备时,日本大阪也同样如此,这也正是为何出访日本会遇到关于奥运的提问。毕竟,当时北京又一次成了世界体坛、甚至是世界普通民众谈论的焦点。

当时,北京共有4个竞争对手:法国巴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加拿大多伦多、日本大阪。为了赢得最后的胜利,这4个竞争对手也算是“拼了”。

法国派出了自己的传奇足球巨星齐达内,法国人认为当齐达内的名字出现在申奥团里时,一定能调起奥委会的足球情结。多伦多和伊斯坦布尔,则不遗余力地宣传本地独特的魅力。两个世界知名城市,很是引人注目。

至于大阪,这个日本人心里的商业、历史名城,更是打起了文化牌、环境牌。与此同时,大阪老百姓也几乎为申奥“疯狂”。上至官员,下至普通家庭主妇,无不关心此事。

当然明白,申办奥运会是中国老百姓的多年心愿。这一点上,我们当然不可能把机会拱手相让。于是,他想了这样一个高招:

他表示自己曾担任上海市长,而上海与大阪早在1974年,就已经结成友好城市。在担任上海市长期间,曾跟大阪各界有过亲切接触。而后,还把这些友好交往都历数了一遍。最后他才非常明确地表示:希望大阪能够支持北京申办奥运。

不得不说,这样说是非常高明的:先提友谊,再谈现实的竞争,显然会让这位主妇更容易接受。

总理在日本亲自为北京争取支持,那北京申奥委的工作人员,那段时间又在忙什么呢?

别的不说,只说那份精心准备的《申奥报告》,就耗时4个月的时间。这份报告共596页,一共20多万字,光是图片和表格就有683个。

直接参与起草的人员共有260多人,参与了有关工作的达到数千人。同时,上至总理,下至有关单位的普通工作人员,都为这份报告付出了大量心血。

令人激动的2001年7月13日终于来了,5个申办城市要在莫斯科做最后的陈述报告。陈述顺序由抽签决定,当时大阪排在第一个,北京排在第4。

下午3点过,属于北京的陈述开始。、邓亚萍、杨澜等人,都做了不同的精彩陈述,过程共持续了45分钟。为了这45分钟,大家准备了无数个日夜。

晚上北京时间22点过,萨马兰奇终于说出了那两个字:北京。后来,大家知道了投票结果,参与投票的委员一共105名,第一轮北京得44票,第二轮得56票。

这样的票数,胜得毫无悬念。这一次,那些曾经的西方“捣乱者”再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他们要再想“挑刺”已是不易。

中国赢了!一时间,40万老百姓涌向广场庆祝。那个夏夜,北京的天空被欢呼声“点燃”。而对另一些守在有彩电前的国人来说,这是一个无眠之夜。

如今,距离2008年奥运会已经过去了十几年,距离2001年那个莫斯科之夜也已是20年了。但它们,已经成为一代人的美好记忆。

申奥这件事,让很多外国人更了解中国人:这是一个该争取的一定会争,哪怕曾经失败也一样能站起来的民族。而2000年,总理在日本时,面对种种或犀利、或友好的提问时,体现的又何尝不是这样的民族精神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