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着巨大的疫情压力,菅义伟首相愣是成功举办了这届奥运会,但此处不仅没有掌声,相反还骂声一片,其支持率也跌入了谷底,有可能成为“短命首相”。据新华社近日的报道,在成功举办东京奥运会,且日本荣登奖牌榜前三的背景下,首相菅义伟的人气却是持续走低,民调显示其支持率已经跌破了30%的红线%,进入了“危险水域”,如果民调依旧跌跌不休,那么菅义伟很可能面临下台走人的结局。

不可否认,外媒曾评论东京奥运会是历届中“最差”的一届,但这主要是因为疫情因素,能够成功举办完成,的确实属不易,因此即便是与日本不对付的中国,在东京奥运会落幕之后,也对日本成功举办表示感谢,这其中当然体现了中国的大国风范,但说实话,能够担着压力从头到尾办完,也很不容易。那么为何菅义伟首相会在赛事圆满结束,且日本参赛人员获得佳绩的情况下,遭遇支持率的“滑铁卢”?

首先,目前日本社会关注的不是东京奥运会带给日本的“国际面子”,也不是日本选手在裁判帮助下屡创佳绩带来的“民族自豪感”,他们在乎的是疫情。7月17日东京奥运会开幕,当日新增新冠确诊患者3800多人,到8月8日东奥会闭幕,当日新增确诊高达14000多人。从疫情曲线上来看,菅义伟执意举办奥运会期间,是日本感染人数“直线飙升”的阶段,而早在奥运会举办之前,日本民间已经呼吁政府“千万别办”。

现在疫情“果不其然”严重恶化了,于是从日本民众看来,菅义伟为了拼“政绩”枉顾民众性命安全,支持率自然是高不起来。日本政府也不是没有想过甩锅,曾经指示东京奥组委发布比赛期间“与奥运相关的病例”,暗示日本为了国际社会“承受了巨大的损失”,但国际奥组委压根不理这一套,明确表示奥运期间日本确诊屡创新高“与我无关”,宣称奥运选手都住在奥运村,与日本疫情没有半毛钱关系,甩锅都甩不出去。

其次,日本政坛一直流行着一个“魔咒”,那就是“五环升起,首相下台”,在战后的历史上,但凡是在日本本土举办奥运会,“一定”会有首相下台。比如,1964年10月10日日本举办东京奥运会,10月25日日本首相池田勇人宣布辞职;1972年2月日本举办冬奥会,同年6月日本首相佐藤荣作下台;1998年2月日本举办长野冬奥会,同年5月份,执政的自民党选举大败,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引咎辞职。

事实上,就连前首相安倍晋三都未能躲过这个魔咒。按计划本届东京奥运会应该在2020年举办,但由于疫情原因才被迫推迟一年,2020年8月安倍晋三却因个人健康问题而突然宣布辞职,“引发国内外震惊”。如果这次菅义伟也因举办奥运而抗疫不力被迫下台,那么在日本历史上将创下“一届奥运干掉两任首相”的新纪录。所以,在日本政坛,的确是存在一到奥运年,就会有首相下台的“魔咒”,而菅义伟恐也难以幸免。

最后,菅义伟下台其实也早有预兆。其一,菅义伟刚刚就任首相之后不久,啥政绩都还没干出来,其子就卷入了政商勾结的丑闻,这对于菅义伟是当头一棒,日本社会对于首相的“容错率”是很低的,特别是在刚上任的时候。其二,菅义伟本人对于首相这个位置的重大责任缺乏真正的理解,据环球网去年9月份的报道,菅义伟曾坐在“总裁位”上拍照留念,并称,“感觉太好了,我无法平静”。

三国史书曾经记载,压抑多年的曹丕被封为世子时,曾经高兴到忘乎所以,抱着大臣辛毗的脖子说,你可知我有多高兴,而辛毗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妹妹辛宪英,辛宪英长叹一声道,一国之君责任是多么重大,应该时刻感到忧虑才是,但曹丕却如此得意忘形,魏国将来怎么能长久。现在用这个典故来看菅义伟,当真是何其相似,菅义伟出身寒门草根,乍登高位忘乎所以,不敢说衰败了日本,下台倒是确有可能。

需要指出的是,日本政坛本质上是财团和右翼控制,谁上台、下台对于日本政局都没有太大的影响,基本上日本还是继续“向右走”,“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过首相频繁更换,更利于美国控制日本罢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