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虫们注意啦~书单来啦!小说千千万,却是小说越多,越难找到好看的小说,这些一看就上瘾的小说,熬夜都要看完,根本停不下来。先收藏码住慢慢看!记得关注小编,妈妈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我没书看啦。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

简介:“不准不接我电话,不准看我以外的男人,不准惹我不高兴。”他捏着她的下巴狠道。湛蓝泪奔:总裁大人,我才是女人好么?一言不合他就壁咚、地咚、各种花式咚。湛蓝扶着隆起的腰,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想尽各种办法婉拒他。可是为毛,婉拒的下场却是变本加厉?她决定离家出走。神秘霸主秦少全球通缉:“女人,你敢逃?!看来是生得不够!”

精彩内容: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优雅的公子,美丽的小姐。窗外的人跟着摒住呼吸。答应?还是不答应?有人惊呼,“快牵手啊。”不想错过这么赏心悦目的画面。只是,看清坐着的女人时,人群又住了嘴。那不是赵馨恬吗?她可是秦少的女人。现在和苏少在一起,又置秦少于何地?“不要答应,不要答应。”有人喃喃道。一瞬间,所有的注意力全在湛蓝那只手上。“美丽的公主,你愿意陪我一起跳舞吗?”苏远航笑的灿若星辰,因为动作太卖力,胸廓剧烈起伏着,透着几分迷人。舞台上,姚文和张超赫然穿梭在其中。

苏远航是用什么方法劝说他们跳舞?她以为两三个小时过去,远航是失败了。没想到他联系了乐器手,舞蹈演员,甚至编排了一首舞曲?真难为他想得如此周到。她又怎能拒绝?湛蓝扯开唇角,笑道,“乐意之至。”抬手,将自己交到了苏远航手中。一声低吼,苏远航带着湛蓝加入舞蹈团队。她的舞姿,灼灼其华,让人看了移不开眼。直叹世间怎会有如此绝妙的女子,静则如清莲,动则如月下碧波。素雅而醉人。湛蓝本来有些分心,眼光时不时瞄向姚文。苏远航总能悄然遮挡,带领她进入另一段舞蹈较劲中。

湛蓝只得沉浸在两人快节奏的舞步,配合苏远航的优美动作。全情投入的一段舞蹈过后,所有人都已大汗淋漓。伴舞们散了场,只余湛蓝和苏远航坐在原地。甚至连窗外看热闹的群众,也被清走。几人这一跳足足跳了半个小时,都有些气喘吁吁。苏远航从身旁递来一瓶水。湛蓝接过,说了声“谢谢”,大口灌进胃里。咕噜咕噜喝完半瓶,湛蓝一边擦汗,一边道,“远航,你跟姚文说了什么啊?”苏远航也喝了大半瓶,“没什么,你别担心,我没有做出什么承诺。”湛蓝歪头,对他的话持怀疑态度,“没有吗?”

简介:她是风光无限的乔家小姐,却被嫁给了自己的仇人。他是所有人心目中的男神,神秘尊贵。当曾经的阴谋被层层拨开,真相却远不及此……顾墨森——她错恨了半年的法律配偶,从此陪伴在她左右。他宠她,爱她,恨不得将一切都捧在她面前!!!

精彩内容:“滴滴滴……” 紧紧闭着眼,被一阵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的噪音吵醒,乔安安只是觉得自己的额头一阵生疼。 这样的一种感觉,就好像她的额头在什么时候被人重锤哄了一下之后的感觉。“安安~” “安安……” “安安。” 不知道自己这是梦境还是现实,乔安安也还真的是不知道自己眼睛一闭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怎么这再次的睁开眼睛,感觉上是这么困难? “你不要摇她啊!” “我什么时候摇了?我只是让她再醒来的路上快一点而已!” “你就是摇了!不许你再碰她!” 乔安安正觉得浑身不适,好像就是连这睁眼都是有些费力之时。

一阵叽叽喳喳的争吵,让她是彻彻底底地从这不知道是维持了额多久的昏睡之中苏醒过来。 “逸凡,瑾儿?” 一只手,下意识的是想要挡住光。 “安安!” “安安!你终于醒了!我们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眯着眼,乔安安还没有来得及是多去观察什么之时。 守在这病床边的两人又一阵激动得尖叫。 “周逸凡!你声音能不能小一点,我耳朵都要给你吵聋了!更不要说安安了,安安现在需要休息!” 一边说着,这瑾儿是一边护着乔安安的架势。 “等等!” 周逸凡一脸的激灵样子,像是丝毫没有将瑾儿刚刚所说的这样的一番话放在心里的样子。

“什么?” “安安?” “来,安安你告诉我你刚刚说什么?” 周逸凡是掰开瑾儿,一脸严肃地看着乔安安的样子。 “我?” 经过面前这两人的一惊一乍的对话,乔安安之前还是有些迷糊不清的意志,一下子的倒是清醒了很多。 “我刚才什么也没有说啊,只是叫了你和瑾儿一声。” 乔安安倒是是乖乖的还算是很老实地回答了周逸凡的问题。 “听见没?” “瑾儿,你听见没有,安安她叫我们的名字了,她没有像医生说的那样可能会失忆耶!” 虽然此时正这般地躺在病床之上的乔安安,确实是不太清楚此时他们的这位周公子所说的这样的一番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简介:黑宠:她到公司找闺蜜,竟不知是闯进黑道大佬休息室,当天就圆房从云端落入尘埃,朋友和最爱之人的背叛,意外失身,接踵而来……但这还不算完,接二连三的圈套,让她直接落入这个暗黑帝王一般男人的虎口…… “厉裴舟!你个神经病!我说了多少次你搞错了!” “搞错了又如何,那层膜,我许你一世荣华赔给你。”

精彩内容:当鱼容醒来的时候,就看着蒂莫西和岑雪骅都围着她。那眼神中的关切,让鱼容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宝贝儿,你怎么样了?”蒂莫西看着鱼容睁开了眼睛,立刻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父亲一定会惩罚杜德的。他竟然伤害了我的小公主,这真的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鱼容看着蒂莫西那满脸的狠意,心里突然觉得很难过。是啊,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对自己都太好了。这么想想,杜德真的是太可怜了。“我没有事儿,别惩罚他了。”

鱼容拽了拽蒂莫西和岑雪骅的衣服,“妮蒂亚想吃点东西,觉得饿了。”岑雪骅本来脸还是沉下来的,但是听着鱼容想要吃东西,还是立刻将放在一旁准备好的粥拿了起来。“我喂你。”鱼容一喜,急忙点了点头。自从她长大了可以自己吃饭后,岑雪骅就再也没有喂她吃过饭。这一次,可真的是让鱼容觉得欣喜。然而鱼容却并不知道,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蒂莫西和岑雪骅就已经想好了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杜德伤害了鱼容,自然是要惩罚的。但是孩子如此狠恶,肯定和莎拉离不了关系。所以莎拉为杜德所做的事情,付出了代价。

蒂莫西和岑雪骅带着杜德到了行刑场。而那个被子弹打死的女人,正是她的母亲——莎拉。“这就是你伤害妮蒂亚的代价。这一次是你的母亲死,下一次这子弹可就打在你的身上了。然而,你别以为你会和她死的一样痛快。”蒂莫西冷着脸说道。他看着杜德那发愣的神情,心里稍稍有一些不忍。可是这一切,在他看到鱼容那气若幽魂的样子,就立刻被抛之脑后了。这个孩子,本来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可有可无。不是吗?毕竟,妮蒂亚才是他唯一的继承人!从这以后,杜德就被彻底的孤立了起来。在这个家里,他变得比从前更加沉默寡言。甚至不见他露出任何一个笑脸。他也不在之前的屋子里住着了,留给他的,只有一个横竖不超过一米的柜子。这就是他的卧室。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如果你有好看的书也可以给小编推荐,期待你的留言~喜欢小编的话记得点赞收藏关注三连哦,每天都有好书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