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中国的新马尔萨斯主义者,就要提到马寅初,很多人看资料都会知道他是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毕业,但是却不知道,他最早其实是耶鲁大学读本科,也是在耶鲁大学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他是中国计划生育的最早提倡者之一,也是中国第一次人口普查的推动者之一。

1952年12月,卫生部发布《限制节育及人工流产的暂行办法》,1953年1月的时候,卫生部曾一度让海关禁止进口查避孕药和用具。但是随着第一次人口普查发现人口达到6.02亿,人口增长率高达千分之二十,大大超出政府预期,所以节育政策逐渐被提出。但是很快节育政策也被取消,而马寅初也被打成了,也就有了那句很著名的线亿。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毫无根据可言。

要明白马寅初等人的错误,就要先来理清楚,为什么建国后,中国人口暴增的真相。在很多人的刻板印象里,人口增多的首要原因,一定是生的多,其次也就是像美国那样的移民。我国没有几乎没有移民进入,那么人口增多难道不是人生的多吗?

如果看新中国以来的人口统计数据,就会很直观的感受到中国人口在暴涨,但是真正导致我国人口暴涨首要因素,其实不是生育太多,而是死的太少。

新中国建国以前,我国由于长期的战乱,三座大山的压迫,全国人民是真正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那是真正的地狱在人间,那时候的中国人人均寿命是35岁,如果我们现在还是人均寿命35岁,那么以2020年的数据来说,1985年以前的人都算死人,之后出生的人加起来是多少呢?1986年到2020年的出生人口加总一共6.4亿,那我国现在线亿人,不是多生出来的,而是由于祖国的繁荣、和平、卫生条件的改善,生活水平的改善,没有帝国主义列强的欺压,他们活下来了。与1950年的建国时的5.4亿人相比,我们大概也就多生了1亿人,实际上远没有马寅初之流鼓吹的那么多。

这其实也是古代中国历代王朝建立后不久,人口就暴涨,本质上也是由于战乱的结束,和平到来,人们的人均寿命上升,人口会迅速增加。这就是人口时代更替水平的不同,我们现代社会,由于比较和平,生活条件改善,卫生环境好,死亡率,婴儿夭折率都大大降低,这时候时代更替水平所需要的总和生育率,就是2.1,也就是每个育龄妇女需要生育2.1个孩子,但是对于过去的人来说,生5、6个足以满足人口的时代交替。

在很多问题上欧美国家都在指责中国,说中国人要成为发达国家,那现有地球的资源不够,至少也要3个地球才能养的起中国人的富裕生活。之前回形针指责中国人吃海鲜导致亚马逊雨林被破坏,这简直是就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中国人从来没有砍伐过一颗亚马逊雨林的树,反而是欧美的孟山都之类的跨国公司在大肆砍伐雨林,种植转基因作物。

而资助回形针的就有美国国务院和洛克菲勒基金会支持的民主基金会等所谓的NGO组织,而这个洛克菲勒基金会背后的洛克菲勒家族以及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共济会,他们一直在致力于推进优生学以及反智主义等,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讲的白左那套。

耶鲁大学的骷髅会就是非常著名的共济会组织之一,虽然只是招收最精英的成员,马寅初也是作为耶鲁大学毕业的学生。洛克菲勒基金会在旧中国时期在捐资建设了很多大学、医院,比如很著名的协和医院,而中国大陆的北京大学的前身是燕京大学等几个北京地区大学合并而来,至今耶鲁大学和北京大学也有很深的渊源。

马寅初的《新人口论》封面,与共济会的全知之眼或许是一种巧合。但是他在其《新人口理论》就算得出,中国的人口增长率达到22%,无休止地自然繁衍,粗略计算五十年后中国的人口将达到26亿。无论他是如何作出这样的结论的,就现实而言,中国的人口远远达不到那个水平,随着今年各地城市所曝光的新生儿,已经不能用暴跌来形容,比如上海2021年元旦这一天仅仅只是出生了27人,而在1990年元旦是2784人,2000年元旦是1148人,2010年元旦则是380人,这已经是雪崩般的令人震惊。

2011年1月20日,有记者问基辛格,中国是否成为美国最大的战略对手的问题,基辛格说:“从2030年开始,他们将遭遇巨大的人口问题。由于计划生育政策,中国社会需要被劳动人口照顾的比例增长速度将会快于我能想到的世界其他任何地方。所以不应线性外推地认为中国将成为绝对主导力量,没有理由认为我们(美国)不能维持同等甚至更优越的地位。”

然而也是他当年任国务卿的时候曾写过《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200号(NSSM-200):世界人口增长对美国安全和海外利益的影响》,确定了美国对世界人口增长的应对纲领,即为了确保美国的安全和海外利益,诱使发展中国家领导人相信控制人口对他们自身有利,利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资助发展中国家的人口控制计划,并为各国培训人口学家和官员。基辛格之流战略定力何其坚韧,花了几十年时间来挖坑给中国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几十年来不遗余力的宣传、造势,一副悲天悯人的道德楷模,最终却是要牺牲中国人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权来维护自己的霸权统治。

当然,中国人口减少最核心的原因,当然不是这些人的故意为之,他们没有这个本事当然他们觉得自己很有本事!而是资本主义制度在中国确立的必然结果,这就要讲到“人口相对过剩规律”。

所谓相对过剩人口规律的表现就是劳动力(这里的劳动力是指商品化的劳动力,也就是失去生产资料一无所有的无产者,他们不得不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为生)的供给超过了资本的需求,从而形成相对过剩人口。资本的扩张,必然会带来无产者的扩大,比如圈地运动所带来的庞大的失地农民,比如资本的竞争,所导致大量的小资产阶级乃至中小资本的破产,从而成为无产者,这会增加相对过剩人口。另一方面,资本有机构成(简单来说就是对技术的投入)的增加,资本对于劳动力的需求也会进一步下降。

相对过剩人口所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资本对劳动力的剥削加重,也就是我们在打工过程中,常听到的那句话“你不干自然有的是人干”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中,我们是承认工资作为劳动力再生产费用,是必须足额发放的,就算足够都必定完蛋,何况根本不会给够呢?而劳动力再生产,包括两个方面的再生产:首先是无产者自身劳动的再生产,也就是自身生活所需,不会饿死也不会冻死,个人消费起码的消费是需要满足的;其次也就是下一代的再生产,这就包含了恋爱、结婚、生子、教育、医疗等等的支出。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正是由于相对过剩人口的影响,无产者之间会竞争,也就是常说的内卷,无产者为了自身活下去,就会无序竞争从而压低自身的工资,从而导致实际工资下降,低于劳动力可再生产费用其中最先被抛弃的,自然就是下一代的再生产费用。

所以当代社会流行的一句话:高房价就是最好的避孕药。其本质上,就是劳动力再生产费用不足所导致的工资太低,从而导致人们选择自我的节育,甚至像韩国那样,年轻人三抛一代(抛弃恋爱、抛弃结婚、抛弃生育的一代人)。当然,在中国就是所谓的躺平,在几年前,那个时候还流行叫“佛系青年”。

既然我们找到了症结所在,如何解决呢?这就有两个方案,一个是所谓的福利国家;另外一个,就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